中文 | English

Press Releases

卫哲谈新零售和人工智能

Date:2017-08-24

文章来源:硅谷Live,文厨和卫哲聊新零售与人工智能

文厨:我们来聊聊现在正火的新零售?

卫哲:既然要聊新零售,就要把老零售看一看。怎么看,很简单,零售一头连着消费者,一头连着供应商。看现在老零售消费者有什么不满意,新零售如何改变它;老零售供应商有什么不满意,新的如何改变它。消费者的体验就四个字:多快好省,传统零售只能牺牲其中两个,换来另外两个。比如,美国的 Costco(好市多)第一主打就是“省”,第二个是“好”,那它牺牲了什么?牺牲了“多”。因为 Costco 的商品种类有 4000 种,沃尔玛有 2 万多;也牺牲了“快”,你看整个湾区没几个 Costco ,开车没个 30 分钟到不了。像便利店就相反,牺牲了“省”、“多”,换来了“快”。要想做好新零售,就要想清楚四个维度里如何补全。

我特别反对无人便利店,人不是成本,人应该是投资。要是做无人便利店还不如搞个自动贩卖机呢。零售店里的人,不是理货员,而是要变成理客员,帮助顾客最快找到想要的货。盒马鲜生很重要的一点,新鲜,这就是互联网代替不了的体验。这也是我想说的第二点,新零售应该把互联网干不了的体验,补回来。现在市值最高的科技公司是苹果,有人敢说苹果不是科技公司吗?如果不是,乔布斯肯定今晚来找你。(笑…… )苹果公司这么一个技术公司,把 Burberry 的 CEO 找来做实体零售业的负责人,为什么?我去苹果零售店时,经常问店长和店员几个问题,问了十几家店。我问店长,你知道这个月的销售目标和完成情况吗?店长说:I don't know ,I don't care;问店员,你知道这个月的销售目标和你卖一个产品提成多少吗?店员说:I don't know,I don't have。这意味着什么?意味着苹果店的店长和店员存在,并不是以销售为第一目的的,基本上没有人给你推销。但中国的手机店,还是不停给你推销,希望你用华为还是保时捷款的。所以苹果店的存在,就是体验。所以苹果本身就是一种新零售。

盒马鲜生的体验很好,但是我可以通过直播呼吁一句,店不要太大了。新零售的店不需要这么大,要做到实体小店,虚无大店,新零售一定要对原有的零售门店加以再利用。因为传统零售有两个成本不可避免上升:第一,房租成本,租金不能降低;第二,人工成本,没法降低,所以新零售要解决的是:人均产出大幅度上升,每平米产出(坪效)大幅度上升。如果新零售不能成倍地提高坪效,就做不下去的。传统电商有两个死穴,第一,获客成本越来越高;第二,物流成本居高不下。新零售中要避开这两个死穴,避免重复性地投入。

要看懂新零售趋势,要掌握一个核心:你要带着互联网思维去看新零售。BAT 是中国三座互联网大山,就是三个最大的地主,它把用户圈着,所以你要给这三个地主交分子钱。所以你做线下的新零售,就要卡住线下入口。你人住哪,我在你社区门口一摆,你别的不会去了吧。所以线下同样要把握流量入口。

 
文厨:你有没有投资人工智能的意向?
 
卫哲:第一,如果我是 VC 阶段的话,投资人工智能会有点晚。但对做 PE 来说,又太早。
第二,今天的伪人工智能,至少占了 9成-9成5。今天给到我们的商业计划书,大谈机器学习,在阿里其实很早就谈了。如果机器学习跟 AI 没有区别的话,那就是伪人工智能。我们当年还是看到了很多跟人工智能的区别。说句得罪人的话啊,伪人工智能远远大于真实的。
第三,人工智能的核心不是技术,而是 refreshing data flow (持续的数据流)。你的公司技术再牛,没有数据不断持续地更新,不行。人工智能的技术是把刀,数据就是把磨刀石,如果一个公司有源源不断的数据给它磨,肯定会超过你,所以数据是人工智能的天下。为什么大部分的人工智能是大公司的天下,因为大公司有数据。你作为一把刀卖给做磨刀石的公司,是一个比较好的出路。
但并不意味着初创公司没有机会。你独立的机会,就是看能不能找到在美国不依赖苹果、亚马逊、谷歌,在中国不依赖 BAT 的数据,这时候拼点技术还有机会。像很多医疗、基因的数据,AFG 没有,你跟他们是平等的。阿里腾讯百度也没有 DNA、医疗这样的数据。第二,金融方面的数据,也有可能诞生相对独立的 AI 公司。
但是在金融行业的突破,美国的次序和中国的次序不一样,但都离不开四个要素:精准营销、风险控制、流程优化、智能投顾。
在美国,排序第一的可能是智能投顾,因为强调个人隐私,所以像精准营销你是不能动的,但在中国,精准营销可能就是第一,因为人口、国情的关系,智能精准营销会是重点。风控、流程再造在中美都很重要。
公司无论是跨国还是跨界,至少要立足一条线,要对一方国情比较了解,不要做“无间道”。中美四个板块,突破的机会、排序是不一样的。
所以说,今天人工智能存在两个巨大的泡沫,第一个是估值,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收入,动辄十亿几十亿的估值;第二,进入这个行业的人才泡沫,过去五年,真正的人才是数得过来的。但这两个泡沫,跟有些互联网泡沫不一样。像 2000 年的互联网泡沫,是肥皂泡沫,看起来五颜六色,但破了就什么都没了。而 AI 就像是啤酒泡沫,泡沫破了,还是留下了些技术是有用的。